分享:

南半球山火季再次來臨 滅火飛機如何“物盡其用”?!

2021-11-26 10:50:15 中國航空新聞網 看航空專欄

企業微信截圖_16378315619506.png

滅火飛機,是森林消防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這類機型雖然不是隨時在火情第一線出現,但其作用不容小覷。由于通航發展起步晚和不均衡,我國還沒有形成一個統一高效的航空滅火體系,一些富裕地區雖然采購了相關機型但使用效率普遍較低。反觀澳大利亞,作為一個面積廣袤、山火林火頻發的國家,其航空消防體制機制雖然談不上完美,但依然有不少特色。面對難以征服的森林大火,飛機發揮了相當重要的作用。目前,南半球山火季再次來臨,各種滅火飛機活躍在澳大利亞上空。借此機會,看航空對澳大利亞的航空消防體制與裝備概況進行了梳理。

640.webp (46).jpg

640.webp (47).jpg

著名的Erickson滅火機,也是澳洲山火季的???/span>

澳大利亞各州的消防救援體系相對獨立,但是普遍分為城區消防救援和遠郊消防服務兩類。城區消防救援是常設機構,專注于城區建筑火災與一般救援工作;鄉村消防救援專注于森林消防與鄉村一般消防服務。由于森林火災火險等級季節區分明顯,該組織并非定員的常設機構,而是根據森林火險等級確立值班員額。而且與政府常設機構不同,這個機構是徹徹底底的志愿服務機構,其組成人員大部分都有其他工作,只有在接到動員指令時才轉變為消防員身份。這樣的區分既做到了平戰結合,避免了平時過多冗員浪費弊病,又能使森林消防工作保持一定的專業性。但這個體制也帶來一些問題,首先便是遇到重大突發火情時的動員速度較慢,且人手時常不夠。等到支援到位,火情已經難以控制;其次是人口稀疏地區的居民消防工作很大程度上依賴自救,鄉村消防機構面對這類火情很難及時到達。

640 (2).webp (48).jpg

2020年12月,弗雷澤島著火點衛星圖像。圖源:NASA Firms

航空消防公司南北半球分時部署 飛行員經驗豐富

640 (2).webp (49).jpg

山火季臨近,從美國啟程運往澳大利亞的CH-47滅火機(圖自Coulson 航空公司)

澳大利亞的大部分滅火飛機都歸鄉村消防隊管轄。與其鄉村消防人員的部署情況對應,由于森林滅火工作的季節特性,這些滅火飛機大部分都租賃自專業的航空消防公司,只在山火季進行部署。這些公司的滅火飛機往往在北半球的夏季,同時也是山火旺季部署于歐洲和北美,而這時恰恰是南半球的山火淡季。待到10-11月份南半球山火季來臨,他們再紛紛轉場到澳大利亞各地。也正是由于這些飛行員全年始終在世界各地在執行森林滅火工作,他們的飛行經驗極其豐富,非常適應各種復雜地形復雜氣象條件下的飛機起降與滅火作業。

640 (4).webp (2).jpg

塞斯納Citation和Bell412滅火機(圖片來源:Coulson航空公司)

筆者曾在澳大利亞一座小型機場目睹了滅火飛機返航加油出動的全過程。一架C-130H改裝的滅火飛機以小航線降落在后方機場,隨后自行滑回機庫。為了提高效率,飛行員甚至只關閉了裝載滅火劑一側的兩臺發動機。從降落到起飛,包括燃料加注與滅火劑加注,整個過程不過20分鐘。而從它再次起飛,到200公里以外的山區火場噴灑滅火劑,再到返航,整個過程也只用了不到一小時。這樣高的效率主要有賴于飛行員過硬的技術,畢竟這架滅火飛機本身已經是“爺爺輩”了。

640 (2).webp (50).jpg

C-130H滅火機

老飛機改裝可有所作為 但仍存在安全隱患

640 (2).webp (51).jpg

波音747滅火飛機

640 (2).webp (52).jpg

波音737滅火飛機

事實上,這些租賃的滅火飛機五花八門,但很多都是由退役的飛機改造而來。一些比較出名的包括“黑鷹”直升機、C-130H“大力神”運輸機、“支奴干”直升機,甚至是波音737-300、DC-10等客機。這些飛機在經過改造以后,載有專用的滅火劑拋灑裝置。由于這些滅火機大部分時候都在待命狀態,飛行強度不高,所以這些老飛機依然可以“有所作為”。然而這些老機型也存在其自身問題,主要是飛行硬件老化,難以操控。面對火場的復雜氣象環境,超低空的滅火作業往往險象環生、風險很大,一招不慎就可能機毀人亡。2020年1月23日,一架租賃自美國科林斯航空公司的C-130滅火機在執行噴灑滅火劑任務時撞山,三名機組人員不幸罹難,事故充分暴露出使用老飛機帶來的安全隱患。

640 (2).webp (53).jpg

澳大利亞一架C-130滅火飛機墜毀

航空滅火救援危險性極大

640 (2).webp (54).jpg

Noel駕駛的滅火飛機

筆者此前采訪過一架小型滅火飛機的飛行員Noel,他來自墨爾本,多年來一直從事航空滅火救援。他形容滅火救援工作的危險性絲毫不亞于特技飛行員和試飛員。由于火場往往伴隨著大風和不穩定氣流,而滅火工作必須在貼近地表的高度進行,稍有不慎就很容易出現“大問題”。他每次執行滅火任務時,都會有一架輕型飛機在前方進行引導,協助他確定風速、風向等關鍵氣象數據。與此同時,大火帶來的濃煙也會干擾他的視線的同時,還可能使發動機的功率下降甚至停轉。所以,飛行員必須時刻緊繃,盡量避開濃煙和地形,還要根據風向來控制滅火劑的拋灑方向,不敢有絲毫松懈。在沒有滅火任務時,Noel的工作就相對輕松一些,他只需要對飛機進行一些必要維護,然后每周定期進行一次滅火劑裝載與空中拋灑實驗。

640 (2).webp (55).jpg

澳大利亞森林火災頻繁,這些火災又大又猛,往往是世界新聞的頭條。這些大火有天災也有人禍,但也因此鍛煉出來一支相對精干的滅火隊伍。對比澳大利亞,我國也是山林火多發的國家,航空救援是必不可少的一股力量。我們可以從中借鑒長處、分析問題。未來,隨著我國航空消防產品的進一步升級,消防滅火工作必將更加安全、高效。

640 (2).webp (56).jpg

責任編輯:實習編輯